首页 >热菜

蒸肉粉上海粉蒸肉

2019-05-13 16:38:52 | 来源: 热菜

1 : 上海粉蒸肉

≮美食原料≯ 牛肉,豆瓣酱,酒酿汁,酱油,酒,姜末,香油,5香炒米粉,葱花,香菜,蒜泥,辣椒粉,花椒面,荷叶。

≮美食做法≯ 1、以豆瓣酱,酒酿汁,酱油,酒,姜末,香油等将牛肉片腌渍,再拌上5香炒米粉。

2、在蒸笼底不铺上荷叶,摆上肉片蒸熟。另将香菜、蒜泥煸出香味,淋于肉上便可。

2 : 粉蒸肉秘史

我小时候有个梦,有朝1日,能痛痛快快吃1顿粉蒸肉。是的,肥腻腻的粉蒸肉,落口即化的粉蒸肉。这个梦在我懂事的时候诞生,很长时间内左右我的肠胃。有1次,母亲给我碗里埋了1块肉,粉嘟嘟的,香喷喷的,肥嫩嫩的。母亲说是粉蒸肉,只做了1小碗让父亲补身子。我把饭拨开,夹起来咬了半块,1股从没有过的感觉从舌头上漫开,灌进我的奇经8脉,我幸福得几近喘不过气来。可是肉太小太嫩,还没来得及咀嚼就化了,味道都没有尝够,它就急不可耐地溜到肚里销声匿迹。简直是猪8戒吃人参果,糟蹋美食。后悔半天,还有半块我舍不得吃,直到饭吃完了,才最后放口里含着,让它渐渐化成油汁,1丝丝地渗进我的食管。幸福经过人为的加工,像隔壁魏婆婆的棉纱1样,随着嗡嗡的响声,在纺车上渐渐延长。

从此粉蒸肉成为我的梦,比现在的中国梦还要伟大。

想想真不该如此比较,中国梦是强国梦,属于高层次,我1辈子望尘莫及。我的梦属于低层次,只想自己好好搓1顿,但是,这个渺小的梦也是多年难以实现。我居住的小镇,逢年过节每人才供应半斤肉。节日也就只有51101元旦春节这么几个,算下来1年只能打4次牙祭。谁家也舍不得把供应的肉全做粉蒸肉,1餐吃光。总得留点肥肉擦嘴巴,以示走上街看去油光满面,不是穷得3百610天不见荤腥的馋猫。

头几天我陪老婆到广州金沙洲便民市场转了转,发现1件趣事。瘦肉价格105元1斤,肥肉和5花肉只两块51斤。这在之前不可想象,肥瘦肉当时都是1个价,而且肥肉买的人更多。肥肉可以炼成油,炒青菜放1点,沾1点荤腥,可以最大限度地榨取其价值。5花肉更走俏,常常排队稍后1点就买不到了。那时有个说法,割泡割泡,1屋人都吃高。这个高字当遍字解,泡指的是5花肉。意思是,买5花肉做粉蒸肉,全家人都可以吃好。

肚里没有油水,饭量就特别大。国家供应有限,大多数人都是半饥半饱里。我4哥常常提到只有2两黄豆充饥的日子,但他提起黄豆心里就犯嗝,赶快往厕所跑。后来我下乡了,政策照顾知青,每个月保障4105斤大米,可还是抵偿不了高强度体力劳动付出的热量,常常是寅吃卯粮。在这类状态下,只好4处打游击。要末回家混几天,要末去别的知青点蹭饭。1次我到1个知青点玩,他们是食堂,吃钵饭。我就着无油的大白菜,把半斤1钵的饭吃了4钵,几个女同学的眼睛都快惊掉了,这是甚么肚子,奇大非常。其实,缺油炒的青菜都有1股酸味,她们下地回来,也是吃得津津有味。我怀疑,定量半斤1砵的饭,一样填不饱她们的肚皮。她们吃惊,不过是做出1个淑女的样子。那时,我和女同学间虽然有来往,却没有1个关系密切的,缘由就在于我是饭桶。

好在没过几天,生产队派了我的水利工,到万城挑堤。荆江大堤年年加高加固,工地上管饱,每隔1阵队里还杀猪慰劳。我心想可以吃上粉蒸肉了,每天踩着冻得比骨头还硬的泥浆路上堤,夜夜板着指头很多天子,等着慰劳品到来。惋惜命里没有,强求不得。在粉蒸肉飘香的前1天傍晚,我们村的年轻人与驻地村的年轻人产生肢体冲突,我恰好站在最前面,对方去搬援军的时候,我只有雪夜流亡。粉蒸肉虽好,小命更好,我舍粉蒸肉而保小命去了。( 文章阅读: )

很久很久,我都为那次与粉蒸肉失之交臂而惋惜。

年后回到队里,谢家岗2队,生产队长望着我笑。他说:在队里你吃不饱,万城又得罪土油子,看来只有去石首炸山1条路走了。

土油子是地痞流氓的意思。炸山取石也是水利工程,那些石头是做荆江大堤护坡石用的,也有的是抛在端急的险段江面,减小涡流。我问队长,石首有粉蒸肉吗?

哪里没有?只要你有钱。队长嘿嘿1笑。

我恰恰没钱。

队长大方地说:这次队里只去你1个,又在县城附近,用钱的地方多,你找会计支20元钱,到石首指挥部报账。我心想太阳出西方了,队长怎样对我关怀备至起来。这个国民党的兵油子,历来把知青不放在眼下。假若他不是种田的行家内行,上面早就罢了他的官。回到知青点,隔壁的回乡青年吴老幺过来讲,队长派谁也不去,炸山太危险了。他只骗得了你去。

我笑了,怪不得队长1脸阴笑,原来是诡计得逞。我对老幺说,出去玩1趟也好。

老幺跟我关系很好,他后来上3线铁路工地时候,把他收藏的几10本书籍全送给我了。那个知识荒漠的时期,送书的情谊高于送钱。固然,不是送的宝书4卷和8万8。里面有红与黑、简爱、静静的顿河、飘、我们播种爱情等,都是禁书。他见我毫不在意,把危险又夸大了说:邻村的铁姑娘队长在住处为大家煮饭,正坐在灶膛前加柴,被几百米外1块拳头大的石头,砸穿屋顶,落在脑袋上死了。

我迟疑了。但最后还是说,我答应了队长,不管怎样说也得去。男人说话要作数。

第2天我就动身了。坐的汉沙班轮船,到石首已晚8点。不像现在交通方便,抽支烟就到。那时百把里路就是长征,没有1整天工夫到不了目的地。石首县城叫秀林,听说来自于刘备东吴招亲,满山彩旗,美丽如林。我独自1人走在路灯下的10字路口,饥肠辘辘。看不到县城背后的山头青郁喜人,只有千孔百疮的裸石,在孤凄的月光下舔着伤口。好不容易找到1个没有关门的国营饭店,拿出全国粮票却买不到吃的。他们只收本县的粮票,听说是为了打击盲流。炸山工地还不知道地方,先要填报肚子再说。没办法,只好往背街上转去。所有的商店都关门了,街面显得冷清而萧条。谢天谢地,在1盏比月光亮不了多少的路灯下,看见1个卖煨烂藕的挑子,不要粮票,1毛钱1碗。我喜出望外,取出钱。那人对着灯光对照了半天,给我打了两大碗烂藕。这是真实的湖藕,虽然没有半点油腥,但像粉蒸肉1样柔软,落口即化,让人觉得是不可多得的享受。

找到工地已是半夜,刚刚落枕,即被拂晓的开山炮声惊醒。卖饭菜票的司务长告知我,你小子运气好。我们几个月闻不到油腥气了,你1来就聚餐。

什么菜?

粉蒸肉,1块钱菜票1钵。

我来两钵,不,3钵。

你吃的了吗?他歪着脑袋瞧着我说,明显地不相信人。那时带皮肉是7毛51斤,食堂是不准赚钱的,也就是说,1钵粉蒸肉里的净肉最少1斤。他哪里知道,我这缺油水的肚皮,能够装得下1头猪。

下午6点半吃午餐,我6点不到就守在食堂的大棚子里。和我1样迫不及待的还有多人,大蒸笼里面飘出的每丝每缕热气,都长了钩子,勾住了无数渴望的眼睛和垂涎的嘴唇。不远处开山炸石的炮声,1阵阵地响着,像给我们的会餐庆贺似的。6点半到了,民工们越聚越多,炊事员们还没有起锅的意思。炊事员的交谈也不时传进我们耳里。1个说,到时间了把?另外一个说,多饶1把火,粉蒸肉不蒸烂就没有那种味了。

熟了熟了,我们要饮酒了。

蒸烂了再起锅,不烂不好吃。

买饭的民工纷纭插嘴,明显分成两派,1派是速食派,要求马上进餐,只要熟了,烂不烂没关系;1派是烂食派,粉蒸肉不蒸烂坚决不吃。两派互不相让,都是炸隐士,性情和炸药1样暴烈,差1点大打出手。好在中间派人数众多,几人拉1个,把火扑灭了。中间派也由几部份组成,有这么几个人家庭负担很重,舍不得买肉吃;其他人觉得熟、烂都行,只要吃上嘴的是肉。正在此时,1千多米外的山腰炮眼炸开了,蹦出1块飞天石头,直扑我们这个工地食堂而来。石头在帆布篷顶贯穿1个大洞,无巧不巧落在蒸锅上,把里面上百钵粉蒸肉砸得稀里哗啦,汤水和肉块横飞,烫伤了1个炊事员和几个民工。

在1年前抛石砸死1个人以后,工程指挥部明确规定,生活设施必须在千米以外的安全地带。谁知这块石头又1次忽视领导的权威,闯到千米以外大发淫威,搅散了我们的会餐。事后炊事员整理残局,不要菜票送给大家劫后的粉蒸肉,但没有谁吃得下,里面尽是沙土,崩牙。

我少年时期的雄伟梦想呀,再次付之东流。

8910年代,我在荆州丝织厂上班。和大多数城里人1样,过着端起碗吃肉,放下筷子骂娘的日子。粉蒸肉在心里淡化了,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替换它。就像陪伴我走了很远很远的情人,走着走着就淡了,走着走着就不见了。至今只1个早点还有点印象,也许是情人的绵绵私语和它类似,它的味道卷进心底,荡起过1片涟漪。

几千人的丝织厂门口,挤满早点馆和早点摊。馒头稀饭,油饼油条,糖包肉包满目琳琅。我把自行车停到车棚里,走出来找到左边第3个摊子坐下,要1碗汤面加1个炸馒头。那时候没有地沟油的说法,油炸食品致癌的也少。摊主是沔阳的1家人,很厚道实在。馒头都用刀两面划槽,保证油炸得透,捞出油锅的馒头里外是古铜色,精神10足。1股油面混合的香味,直接穿过鼻子,逗引肚里的馋虫。面汤也是滚烫的,筷子夹着炸馒头边浸边吃,既焦又香。几10年了,这类味道还让我回味无穷。真的,我念念不忘的食品,除却粉蒸肉,唯此1样而已。

但它还是取代不了粉蒸肉,那是我童年的最爱,虽然淡忘了,但还是心中的江湖传说,只是金盆洗手了而已。

我这人性情粗糙,随遇而安,食裹腹衣蔽体就心满意足,只钟情1碗粉蒸肉。看到面大哥、艾苠大哥谈起美食来津津有味,不觉跃跃欲试,却又无从下笔。其实,他们也没有谈甚么山珍海味,不过是些寻常小吃。但从这些饮食行家的笔端流下来,就可以诱出人们的食欲。直到前不久,我女儿的小姑子阿燕回了1趟江西,从她老家赣州带来1种食品,酷似粉蒸肉,引发我的感慨,我才写下这篇文章。阿燕带来的特产和粉蒸肉主料1样,却是用荷叶包着蒸烂的。只要不揭开荷叶,可以保存很长时间。打开1看,黝黑的,我猜想是荷叶汁在高温下的反应,根本分不清是哪是肉哪是粉子,都是墨块。很不受看,最少在人眼里,它缺了色香味中的色。但吃起来和粉蒸肉1样,也是落口即化,肥而不腻,还带有1种荷叶的清香味道。

不过,它有另外1个名字,比色彩更加吓人:荷包炸。听起来和核爆炸类似。

3 : 粉蒸肉(散文)

【1】

门前的桃花悄然盛开,满树的粉红1页页犹如经书被风轻轻翻起。天空倒数着擦肩而过的芳香,此时夕阳下山,浮云低垂,村落里早已烟火围绕。

村东边的那间白屋还未褪去冬寒,孤单而料峭。穿过屋子的中堂,里面是1间小厨房,文山的母亲坐在那里1动不动。桌子上,摆着两盘粉蒸肉,5香与麻辣的混香伴着腾腾热气无声扶摇直上。她呆呆地坐着,恍如在等家人回来吃饭,吃她亲手做的粉蒸肉。

可是,家人不会回来,到底在哪里?她不清楚,她只能欺骗自己相信,那个地方不是天堂,是远方。

夕阳的余晖仿佛老朋友按时如约而至,1沓沓停驻在阴暗的墙壁上。厨房的各个角落,1尘不染,每天客客气气地迎接着她的到来。玻璃杯里的水还是早上喝过的,她的手颤抖地拂过去,举起,咽了1小口,放下,正好看到清水里的自己,粉饰不住的蕉萃绝不留情面,数落着她的病容;低头,地板上花白的头发结实地纠缠在1起,她居然笑了起来,眼角滚下断不开的热泪……

她记不清这些年是如何过的,只记得这两重香味1直照顾着她的情绪,抚慰着她的心灵,渐渐地,在她目所所及的地方,流淌成1条小河,房子、地面、天空到处有暗流穿过,她与它们轮番打招呼,很是亲切。( 文章阅读: )

时光溯回从前,河的对岸有她温馨的家。

丈夫长得人高马大,为人爽快,了无意机。不管生活多么窘迫,每个月总能千方百计让她和儿子美美吃上1顿。他拿着筷子不停地往她和儿子的碗里夹粉蒸肉,而他则津津有味地吃着粉蒸肉下的馒头。1副占了便宜的盛气凌人:“你们可不知道,肉的精华全在这馒头上哦!”

1片馒头,狼吞虎咽,立刻见光,扒饭时,发现饭下面竟然藏有“地雷”,眼光飞起,从妻子再到儿子的脸上逐一扫荡过去,儿子先行缴械,叫饶:“不是我……”

“为了尝咸淡,我早偷吃多块,还怕我没吃的,你们也真是……”他故作1本正经发怒。

妻子和儿子不管他如何臭发脾气,各自还是美美地吃着,笑着,他也随着不好意思坏坏地笑。1家人的笑容盈盈绽放在空中,如1部婉转的交响曲,回音4起……

……

丈夫走得早,在文山8岁时意外身亡。新建高楼的施工现场,电梯突然产生故障,致使丈夫全身支离破碎,头身4散,最后独霸1方的房产商出了仅310万元的赔偿。面对建筑商的高傲与冷酷无情,她不骄不躁据理力争,最后悲痛万分的她当着大家的面,把310万元的支票点燃,所有赔偿顷刻在她瘦小的手中化为灰烬。

失去丈夫的她,像发疯1样,迷恋起了做粉蒸肉。她在大脑中1笔笔搜索丈夫曾买过的东西。哪儿的肉好,买多少,5香、桂皮、豆瓣如何搭配,米粉用甚么样的米,老抽的色彩有何讲求,都是些什么牌子?这些1如她失散多年的亲人,她得亲力亲为把它们逐一找回。

做1次,她便在笔记本上记下原材料的用量和配方及吃过后的体会,1次次对照,1次次揣摩其中的玄机,最后让文山终审。

“怎样样,这回的可像你爸爸的味道……”她兴奋地问。

“不错,很像了!”文山像表扬小学生,翘起了大拇指。

1年后她又问:“这次跟你爸的分不出来了,是否是?你要好好吃,好好长,妈才有盼头……”急不可耐以后,她舒心肠叹了口气。

“神像……”儿子慢条斯理地笑。

许多年后,她再做再问:“这次是不是是比你爸的味道更好?”

10年后,她还问:“文山,看看,真香啊!有没有超过你爸的水平?”

敏感的文山1次次被妈妈的“口头禅”弄得心如刀绞。妈妈笑的时候,他的心却在流血。

【2】

旧了再旧的盘子里躺着深深的酱红色,远远望去如1幅织锦,上面镶嵌着缕缕的翠花、玲珑的8角,肉身渗满密汁的红糖、老汤。“翠花”是文山爸爸给香葱取的艺名,她沿袭旧法,把葱切成小断,用牙签1根根细致翻成小小花朵。肉在滚水中淌过,所以不会油。老汤取金银花、竹叶、桂花、橙皮、猪骨等混合,用温火熬成。

她高超的技艺与独具的用心,烹制出来的粉蒸肉,色香味俱让人目瞪口呆。此刻文山尝了1块,异常震惊,不但嫩滑绵软,神朗气洁而且醇香漫溢,悦人心目,分不清这沉香从何而来,要到哪里去,不由汗涔淋漓,这水平绝对超越爸爸之外,已达出神入化之境。妈妈全然已把对爸爸的思念全部浓缩到这只光洁的盘子里。

由于这只盘子,盛着1家人的欢乐时光,盛着1家人无所顾忌的幸福,还有1家人欣怅然大口大口咀嚼的兴奋……

10年了,儿子在她的粉蒸肉下恣意地长高、长大、成人,她再问,儿子的回答不再只为讨她的欢乐,而是语重心长地说妈妈做的味道很特别。

她以为可以1直这样精致地做下去,只是丈夫没有福分享用这美味,她就要让儿子吃个够。

可是儿子的口味在他210岁的时候来了个大转折,自他带过1位女孩回家以后,5香味便得以退堂。

女孩是文山的同事。那时的文山长得清瘦,个子不高,走起路来1蹦1跳的,给人轻飘飘、不慎重之感。加上他平素惯常大大咧咧男女不分,如宝玉怜香惜玉1般,喜欢混在女儿堆中。惋惜他却没有宝玉1流的待遇,不但遭受男孩们的冷眼相搏,更遭女孩们的嗤之以鼻外加嗤之以鼻。

虽然如此,可他还是1副事不关己的样子,继续嘻嘻哈哈、嬉皮笑脸周游在1群“鲜花”当中。看到哪位女孩被人欺负,他总要挺身而出,而通常他不但衰败得个“英雄救美”的壮举,还被他人轻而易举地打倒;要是见过哪位姑娘背身落下1根秀发,他总是会谨慎翼翼轻手轻脚地帮忙拈下来,这招人线人的动作,不但没为他挣来半点情份,还被人咒骂为“促狭鬼”;遇到有蚊子、苍蝇附身的女孩,他会10万火急用“降龙108掌”拍将过去,本来羞涩绯红的1张玉脸,俄顷被他这1千奇百怪的招式吓得是魂飞魄散。蚊、蝇倒无伤大雅,玉面却被他吓得花容失色。

他喜欢扬善劝善,爱热烈,喜请客,天性酷爱做好事,不管他人认不认同,但被撂趴、吃亏无数的人常常是他。工资总是比他人优先突破零的排行榜,来了同学,或是举行生日宴会,大家都鼓动他买单,理由足够有理有据,由于他人有或有潜伏的男女朋友,而他1点蛛丝马迹都没有。

天永日久,好义气好义举在不合潮流的情势下被看成是不识时务,“鄙”他的人越来越多,1个比1个“骂”得刺耳。她们骂他:“该死的晕菜”,男孩骂他:“去死吧笨驴”。

这当中,有1个叫涓的女孩不但不骂,倒对他生了几分同情。不过她表现得格外大方,有距有离,因于他,最少她可省下非分之思,所以拿捏起来从容奔放。1日,文山东大学力约请同事们到他家去玩,他人问他为什么,他支枝梧吾只说她妈做得1手绝世好菜,让大家去捧个场,其实那天是他的生日,他不敢说出缘由,怕人家为他破费。1个个像拜神似地请,结果无人现身,估计大家见惯他“玩世不恭”的行动,以为这次他又在说“谎话”,所以没把这事当回事,而涓这次是同情与怜悯1古脑儿齐上,给足他面子,说她1定去。

骑自行车回家的文山,扶着后座上的涓下车,涓的脚还未站稳,他就问她喜欢吃甚么口味的肉,涓对肉1向避而远之,不经意回说:“麻辣吧,没吃过这味,不知如何?”这“麻辣味”3字陡然像火山喷发1样,冲开了他兴奋的神经,他想妈妈1天到晚脑袋里装的不是5香味,就是粉蒸肉。这次何不来个偷梁换柱,思维大转移,把妈妈内心的痛减少1点?

那天文山像太上皇1边吩咐妈妈做麻辣的粉蒸肉,1边带着涓到他家门前的菜园取景摄像。文山在水田里拔开1片高约2米长的青色叶子,取出鲜嫩的茭白给她吃,又到黄瓜架上摘幼小的黄瓜儿给她,他此时真恨自家的园子长的东西实在太少,恨不能把涓撑趴。

涓庆幸因了自己友善的客串,收获巨大,如刘姥姥见大观园,弥补了她210年以来不敢奢望的空白,很多的果蔬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。

此事过后没2个月,以老总为首的1行领导要去国外考察,正为不能立马办下护照而忧愁。文山1听说此事,马上拍起胸膛,1诺千金,说自己有办法弄定。众人大笑,叫他别逞能。

当天下午1下班,他便骑着快“烂掉牙”的自行车,不知找谁拿了2千元钱,买了两瓶名贵的酒和1点礼物,火速赶到了姑父家。谎称说:“这点薄礼是我们公司领导强求让我提过来孝敬您的,期望姑父能大人大德,开1面,帮忙把7个人的护照办了。”姑父看他那可怜样,实在不忍心谢绝,大笔1挥,签了字。10多天才能办下的护照立即完成。

连晚饭还未动碗筷的文山,高兴得越发蹦蹦跳跳,风尘仆仆又急赶回公司加夜班。直到晚上101点才下班,冲完凉后他与同事们1起回宿舍,半路上突然记起白天的护照没拿,因而匆忙返身回车间去取。半小时过后,不见文山归来,等得不耐烦的1位同事因此返身回车间,看他到底在弄甚么花样。

那1天那1晚那1刻,没有人相信,1会儿的工夫,文山踩到漏电的电扇,被电击伤。送往附近的医院,回天无力,文山走了,身上的1袭白布宣布着他去了另外一个世界。没有人能英勇掀开白布,看另外一面烧焦的容颜。深夜里,哭泣声此起彼伏连成1片,震天动地。那些曾骂过文山的同事,怀疑是自己把他给骂死了,至此1个个忏悔不已,恨不能代替他去死。单位的1行领导第2天便欢快飞往国外,而文山留下的是隔壁餐馆还还未付的3百元账单,差不多过了3个月。

次年的清明,文山的坟上插满了黄色的菊花。510岁的妈妈,已经是白发苍苍。泪水流了1地,她几度梗咽着对文山往昔的好友说:“文山走时的前天还跟我说:‘妈妈,下次回家,做粉蒸肉……”蕉萃的母亲强抑着悲痛,继续说:“好多好多的朋友都来看你了,你是否是喜得不得了,是的话,晚上就托个梦给妈妈……妈妈现在每天做粉蒸肉,等着你和你的爸爸回来吃……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看看妈妈,妈妈想……”

……

记忆犹如1条线索,连接着痛与欢的入口,1寸寸如针扎在她的心里,她要把这些纯洁的东西搜集起来,把每丝每缕的感触和体会牢牢打结,让它们不断复制、繁衍、放大,构建成她现有生活的全部内容,成为她摆脱痛苦的巨型城池,然后再逐一凝聚成手心里的1颗痣。伸手,过往的章节便可1目了然。

夜,1深再深,没有眼睛,看不到远方,远处的灯光寥若如萤火,闪烁不定。门前菜园里的果蔬正自安睡,河色空濛,溪涧水声潺潺。寒气1阵阵从半空笼罩下来。不知不觉,夜没去,晨曦的光再次照在她的脸上,打上1片荒凉。

她从似梦似幻的现实中醒来,河岸干枯,渡口已毁。抵制不住的思念在室内渡江,使得本来狭窄的家显得分外空阔。

她早该明白,人生就是1场场的目送。正如龙应台在《目送》中所写:“我渐渐地、渐渐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1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在小路的这1端,看着他逐步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知你:没必要追。”

生命中的两个至亲男人,她逐一目送。

210多年的光阴遁然远去,如今只剩下两盘粉蒸肉赫然在目。她不能不明白:两盘粉蒸肉可能就是她的全部!

多少的岁月如围绕的余音,未完并1下戛但是止!那1道道远去的背影,只能刻在心里面,任1切淡淡地来,默默地走,静静地送。

有些路必得1个人行,有些家必得1个人回,而有些关必得1个人闯!

原来如此。

1生如此……

Q:

老年人抽搐原因
小孩补钙什么牌子好
怎么缓解腰疼妙招

猜你喜欢